回味那些女人们(04)

+A -A

    作者:土豆四十斤

    2018/10/11

    字数:4314

    【四. 弱女子】

    苏三起身穿好衣服。

    对我笑笑说:「年级小小都有过女人了!告诉我第一个是谁?」

    我当然不会告她,也知道她不是认真在问。

    倒是被她说的有点害羞。

    我还惦记着丫鬟的事,便问她:「丫鬟那边我怎么办?」

    苏三忽然面带怒色。

    「你小子不一般啊!老娘我天姿国色送到你门上,刚刚完事,你还能想起来

    这破事?」

    我有些不好意思。

    说实话,对她大理石般的身体和刚才她那迷人的呻吟,我是无法抗拒和忘却

    的。

    其实我问她别的事情也是在掩盖我对她的迷恋。

    我不得不对她道歉。

    没有再回到丫鬟的事情上来。

    比起苏三,丫鬟倒是一个确实让人琢磨不透的女子。

    在戏团里面很少能见到这么安静但又对周围乱哄哄的环境并不反感反而还能

    很好融入的人。

    丫鬟平时安静不多话,但你要真看见她疯起来,也是不好惹的。

    而且很明显苏三对她照顾有加,生活上就像妹妹一样照顾,但话语间对她毫

    不留情。

    苏三的邻牙利齿,我几乎都是在她对丫鬟的各种刁钻刻薄的玩笑中领略到的。

    丫鬟不生气,回嘴也不多。

    但有时急了,一句话顶回去,苏三就只有甩枕头的本事了。

    大概这就是一物降一物吧。

    丫鬟并没有和我妈报告。

    她写了个纸条给我。

    纸条上只有四个字:「我不喜欢。」

    我打算给丫鬟道歉。

    毕竟从的字条上的语气说明,这件事很无聊,她不喜欢。

    但也没有打算闹大,算是很中肯了。

    虽然我是被陷害的,但还是因该道个歉。

    这天晚上丫鬟没有回来,第二天也没有。

    我有心问苏三,但又怕她白眼。

    两天没有看见丫鬟,倒是让我暂时忘了字条和之前的事彷佛没有发生。

    晚上,苏三干脆把我拉到她们的房间。

    唉,应该是我的房间。

    苏三说:「我们屋里暖和,那天在你屋把我冻的都没有多少感觉。」

    我没有告诉她我倒是很有感觉。

    苏三这晚倒是确实温暖很多,但她的阴道依然是凉凉的。

    「你的下面怎么凉凉的?」

    「是吗?这么说的人不多。」

    我并没有吃惊。

    她也没有打算把话找回来。

    她的手摸在下面,把我的阴茎拔出来握在手里。

    暖和的手套弄几下,「是你的格外热。」

    苏三有点惊喜的说。

    她从新把我的阴茎放回到位置,我轻轻推进去,她的阴道紧紧的收缩到我直

    插到底。

    她轻哼一声,彷佛就这一次进入就能无限满足。

    就在我们俩慢慢享受的时候,丫鬟开门进来。

    丫鬟没有开灯,因为她们都习惯了晚回,为了不打扰别人,进门基本不会开

    灯甚至都不会有太大动静。

    我从窗户映衬下的身影判断,知道是丫鬟,不是我妈。

    谢天谢地。

    要不然我可能终身阳痿了。

    丫鬟感觉到这边被窝的异样,动作稍微顿了顿,便继续脱衣上床。

    我简直受不了她们这种见到什么事都不……大惊小怪的样子。

    这都是什么一群人啊!难道她们对性真的都满不在乎还是都对爱麻木不仁?

    我有一刻走神。

    苏三的手紧紧扶在我腰上,示意我继续。

    然后一只手滑向我的屁股,从后面一只手指触到我的屁眼。

    柔软的手指抚摸屁眼周围的皱褶,旋转一圈后我的屁眼便开了洞,她的手指

    滑进去一点。

    我被她又控制在情绪当中,忘了丫鬟已经钻进被窝。

    我也算是奇葩,依然能保持硬度,不受这突然的变故影响。

    丫鬟背对着我们,蒙着头。

    我和苏三的振动同样没有影响到她,因为这是以前土炕。

    但就在我基本没在注意丫鬟,全身心在同时享受苏三的手指的进攻和进攻苏

    三阴道的时候。

    丫鬟翻了个身,身体平躺,脑袋也伸出了被窝。

    窗外的微光折射在她的眼睛里。

    她居然睁着眼睛!苏三似乎不用看都知道。

    她继续对我的挑逗,另一只手握着我的手同时伸向丫鬟这边。

    我有些抗拒,但知道她要干嘛,我也有些好奇和激动。

    性爱中对未知的探索才是最刺激的部分。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email protected]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

    記住地阯發布頁 發郵件到 DìYīBǎnZHǔ @ GMAIL.CO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Ш⒋Ш⒋Ш.C0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ω⒋ω⒋ω.Cо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ш⒋ш⒋ш.Cоm

    哋阯發咘頁 ⒋ω⒋ω⒋ω.CоM  

    我的手指很快就碰到丫鬟的被子边缘,冬天的被子外面冰凉,但稍微掀开一

    条缝就马上感觉到被子里的人的体温。

    似乎都能闻到她的体香。

    丫鬟没有动,等着我的手触碰到她的肌肤。

    我不敢再试探,硬生生抽回手。

    丫鬟居然又一翻身。

    脸对着我们。

    苏三似乎很享受她导演的这幕剧,在我的屁眼里的手指加重抠弄,同时阴道

    剧烈收缩,到了一次高潮。

    由于苏三高潮的带动,我也兴奋到极点,极度的兴奋之下居然主动伸出手拉

    住了丫鬟的被子里的手。

    我没有想许多,也许在丫鬟不动声色躺在我们旁边的一刻。

    内心已经被这个旁观者刺激到了。

    当我感受着苏三阴道收缩带来的快感,同时心里却在小心翼翼探索着丫鬟的

    被子里我看不见的世界。

    我拉住丫鬟的手没有放松。

    丫鬟起初没有反应,也不抗拒也没有握住我的手。

    她的手温暖而柔软。

    我稍微松开,当手指快要离开她的手指时,我感觉到她手指轻动。

    我停在那里。

    这边苏三已经高潮好几次了。

    凉凉的身体似乎暖和一点。

    丫鬟的喘息声也随着苏三的高潮的退去加重起来。

    我停在她被子里的手终于被她握在手里。

    我抚摸她的手心,有些潮湿,一定也像她的下面一样。

    我有些激动,就像偷情一样,手在她被子里下滑,摸到了她鼓鼓阴埠。

    隔着内裤也能摸到下面一条缝隙紧紧的合着。

    当我还在享受着这种偷偷摸摸的时候,丫鬟出人意料坐起身。

    从苏三身上把我一把掀翻在炕上。

    我说过,她们都是天天练功的,虽然都是舞台上的花架子,但那也是比常人

    多一份控制力,和爆发力。

    我索性平躺在炕上,看着我直立的阴茎,丫鬟没有犹豫。

    一屁股坐在我身上,手握我的阴茎便顺进了她的阴道。

    同时低声道:「连你都知道欺负我,是吧?」

    我不知到她所问何来。

    只是感到这不同的阴道带给我的快感,这是彷佛吴梅的阴道,湿润,温暖。

    但不同的是更加柔软,而且很容易就顶到她的最里面。

    仍然是柔软的。

    丫鬟冲着苏三也来了一句:「你们,都想欺负我。」

    我在她身下感受到她的疯狂,急速的上下套弄,显然是在强奸我。

    我本来在苏三那里的快感已经到了顶点,又在这样的被动快速抽插中体会到

    莫名的羞辱感,高潮也随之而来。

    一股精液喷射而出。

    丫鬟当然知道我的高潮,她没有躲而是抓紧这随后的时间,在我没有软下来

    之前,更加快速起伏,最后重重的坐在我的肚皮上。

    丫鬟缓缓趴在我胸口,喃喃自语,语带哭泣:「你们都欺负我,欺负我一个

    弱女子。」

    我不知所措,望向苏三,希望她能替我解围。

    苏三眼神中有些不忍,使了个眼色似乎让我先别动。

    一边却冷冷的说:「团长大人又怎么欺负你了?」

    「还不是你使得坏?」

    丫鬟继续哭着。

    「好,是我坏,天下只有我是坏人,你是人见人爱的弱女子!」

    这时,我的慢慢缩小的阴茎尴尬的滑出了丫鬟的阴道口,浓浓的精液随之流

    出。

    丫鬟一惊,似乎早就忘记我的存在。

    这时阴道口的异样才让他想起还有个我被她蹂躏过后,还在她的身体里。

    恢复一点情绪的丫鬟,娇羞不已。

    迅速从我身上下来,钻进一旁的被窝,不知从那弄来的纸,慌忙清理自己的

    下体。

    而且居然还扔出两张来给我。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email protected]

    记住地阯發布頁 发邮件到 第一版主(全拼)@gmail.com

    記住地阯發布頁 發郵件到 DìYīBǎnZHǔ @ GMAIL.CO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Ш⒋Ш⒋Ш.C0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ω⒋ω⒋ω.Cоm

    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 ⒋ш⒋ш⒋ш.Cоm

    哋阯發咘頁 ⒋ω⒋ω⒋ω.CоM  

    这一幕把个苏三也是乐的不行,三个人的尴尬才在这一刻消散。

    我收拾一下,熘出了她们的房间。

    回来之后,隔着墙壁还能隐约听到两个人很克制的吵架。

    虽然我知道丫鬟当晚一定不是冲着我来的。

    其中的隐情我也不想猜。

    不过我还是打算完成我打算好的道歉。

    第二天白天,我去了她们剧团。

    丫鬟其实这两天都没有上台,只是在后台帮忙。

    我去之后,她倒是先给我道谦。

    我忙说:「是我不好,不该做那事。」

    她笑着说:「你做什么了?要不要说给我听听?」

    我看看周围忙乎的人们,其实也没人注意我们。

    就小声说:「我拿你的内裤……」

    没等我说完,她已经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倒是有几个人回头看我们了。

    她不在乎的说:「你帮我抬道具箱吧。」

    算是给我解了围。

    干活干到中午,戏台上戏要落幕了。

    苏三还在台上,本来我也想跟她打个招呼。

    但丫鬟突然问我:「你有没有一个你们小朋友的秘密地方可以去?」

    我想了想,没有。

    但突然想到我和吴梅的秘密地方,我妈厂子里的仓库。

    我都没想怎么跟吴梅说就拉着丫鬟跑到厂子背后。

    让丫鬟在隐蔽的地方等我,我跑到吴梅家,问她借钥匙。

    吴梅问我干什么去,我没有瞒着她,但也只告她带一个好朋友去。

    她就把钥匙给我了。

    我带着丫鬟进到仓库,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坐下。

    丫鬟四周看看,很满意我这个安排。

    回过头来盯着我看了半天:「地方是个好地方,不过你可别想歪了,我今天

    可没有兴趣在你身上。」

    我笑笑说:「我知道。你就是想找个地方静一静。如果嫌我都烦,我把地方

    留给你,放心没有人打扰你。」

    我自信满满。

    「怪不得苏三姐喜欢你,她看人不走眼。」

    「你也坐下吧,我找人说话,没人愿意听。只怕你不想听。」

    我没有说话,挨着她坐下。

    丫鬟看我乖乖坐下,朝我这边挪了挪。

    一只手伸到我的胳膊下,把我挽得更紧一些。

    脸上一改刚才的轻松,有些惆怅。

    丫鬟慢慢的讲了她的故事。

    我也才明白昨天晚上她情绪那样不好。

    她是团长的儿媳,但她自打进了豫剧团就爱上了她们团长。

    为了爱他,她忍受屈辱嫁给他儿子,接受苏三做团长的情人。

    她说她离不开团长。

    她甚至可以和苏三一同在团长那里过夜。

    但是团长为了儿子着想还是接受苏三的建议,要和她断绝关系。

    苏三也是为她着想,她这样下去一辈子都会痛苦。

    可是执拗的丫鬟却是不肯。

    在她闹了两天之后,也渐渐平静下来。

    但是她打算要离开剧团。

    估计也要离婚了。

    由于天气冷,丫鬟一边聊着一边把我搂得紧紧的。

    我听着她们这些狗血的剧情,尤其是她竟然告诉我她和苏三也有过几次,我

    有些把持不住的硬了。

    被撑起来的裤裆正对着丫鬟贴在我肩膀上的脸,丫鬟伸手抚摸在上面,一边

    还在说着她的打算。

    丫鬟极其平静的打开我的腰带,像是熟练的工人操作着机器,但双手却是无

    比温柔。

    像对待婴孩一样轻轻的把我的阴茎托在手上。

    她这一系列动作与昨天晚上的她判若两人。

    此时的丫鬟彷佛没有激情,但却是最性感的尤物。

    「我天生就对男人的这个东西感兴趣。」

    丫鬟笑着对我说,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轻轻拨开我的包皮,手指肚压在我的马

    眼上。

    瞬间的刺激传遍我的全身。

    暴涨的阴茎直直立着,丫鬟吐了一点唾沫在上面,然后有节奏的套弄起来。

    她低着头,很认真的样子。

    每一次手上下套到阴茎根部的时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